www.oorbt.com_www.oorbt.com-【sunbet代理登录】

来源:2020乒乓球世界杯举办地揭晓德国泰国获举办权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3 04:43:43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标题分割#万玛才旦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2014年,《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很多观众就猜测,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路上肯定很寂寞,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编辑:www.oorbt.com_www.oorbt.com-【sunbet代理登录】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oatingf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起争执后男子在桥上强推老婆下河涉嫌故意杀人被刑拘 200多专家向联合国请愿称苹果AirPods耳机可能… 中国建筑跌近4%去年纯利减少18% 海军飞行员为避免学校遭受撞击撞向15米外的水塔 巨星也撞新秀墙!詹姆斯仅得4分邓肯惨遭血洗 美国旧金山表彰杰出女性两位华裔女子获殊荣 “外婆家”后厨又惊现活蹦乱跳的老鼠致歉才3天 刘兴华:遗产计划是机遇也是挑战有信心交满意答卷 周黑鸭指沽空机构Emerson持淡仓出报告可能获巨利 国奥23人大名单:张玉宁入围前中后场各有人落选 李咏女儿晒酷酷自拍哈文配上红心转发互动很有爱 英媒批曼联高层优柔寡断!一直拖着不让索帅转正 移民局吁民众善用网上资源:非紧急个案不需再到办公室 张占斌委员:要重视京津冀次中心及中小城市发展 荣丰集团亚洲去年度盈利1014万元按年升95%不派息 一图看懂华兴资本2018年度业绩(附图) 一批大学生遭高校退学教育部发文后毕业变难? 世界第一健身男模的背部训练方法 超声波屏下指纹识别下半年革新三星Note10或首发 央行:银行业景气指数71.2%比上年同期提高2.5百… 欧冠最新夺冠赔率:曼城力压巴萨尤文第三 翘臀不粗腿该怎么练?4个动作坚持一个月 HighPark櫻花已發芽!櫻花盛開指日可待! 看图论市: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欧盟损伤最重的是哪家 菲利华董事长年薪110亿?公司紧急更正年报乌龙 中国共产党1921年成立为何毛泽东1920年就入党了 来自《都挺好》的道歉:生而为人父母我很抱歉 60+紧追老流氓+队史得分榜霸榜!快!膜拜登神 场均20+6侧翼赛季报销今夏他还要签续约合同 苹果即将发布的视频服务部分免费剑指角逐奥斯卡 尚品情报局|初春的小美好莫过于和你一起去这里 半场-韦世豪连击未果颂克拉欣破门国足0-1泰国 如新公司回应女子感冒喝果汁去世:涉事经销商违规 “714高炮”背后:个人获取现金贷的渠道还是太多了 王励勤:日乒进步确实非常快奥运冲刺会想出对策 法拉第未来:决定出售北拉斯维加斯超5000亩优质土地 美国研究机构:到2030年中国AI研究有望领跑全球 特斯拉Model3,一辆可能要你命的优秀电动车 2019年,中国要推进这70个工程项目 穷人需要拼多多,富人最爱龙泉寺! 迪士尼收购福克斯后数千员工恐被裁员 苏亚雷斯遭炮轰:假摔骗裁判应该终身禁赛 荷兰乌得勒支市枪击案亲历者:踢碎电车玻璃窗逃生 中星6C卫星成功定点将成中国4K超高清业务主力星 江苏盐城千余警力星夜驰援响水转移9000余名群众 陈柏霖\"胜利风波\"后晒照配文:拥抱善良原谅无知 北京小客车摇号背后生意:“假结婚”过户要价16万元 打骚扰电话的“易科芯”已被查处公司将停止此业务 天价交易完结一骑绝尘的奈飞或迎来最强对手? 嫦娥四号着陆器与巡视器进入第三月夜 四环医药复方氨基酸注射液获药监局颁发注册批件 哈登自认已是当今NBA最强者联盟没人能防住他 诽谤案尚无结果德普前妻被曝与知名导演结新欢 俄罗斯宇宙射线卫星探测到高空神秘“光线爆炸” 超34度!高温成国奥备战强敌下午比赛体能消耗大 雪佛兰科鲁泽上市售价8.99-11.99万元 章子怡晒和谢娜合影,网友却都在关注谢娜的肚皮? 結合VR樂園高雄漢來搶暑假商機 江苏盐城爆炸事故:40公里外可闻到异味 泰国人再揭1-5伤疤!空门不进就两个还有借口吗 科学家首次直接观察到抗癌药与DNA作用 专门学外语脏话!科比垃圾话水平坐稳历史第一 北美销售增长令人失望耐克股价盘后大跌近4% 今年两融净买入1310亿元东方财富最受追捧 科尔格林赛后微笑相拥!再大的仇打火箭就忘 帕托自掏腰包与天津天海解约与队友告别离开天津 曼城太猛了!连老天都在帮瓜帅冲击四冠王神迹 半场0分!吃饭睡觉打火箭不灵?仍防休城一身汗 无人驾驶汽车更难识别黑人?调查:识别准确率低5% 美国跨境电商法律咨询五十问 张柏芝晒视频为母亲庆生带儿子对镜甜笑很有爱 美联储官员Kashkari称需要更多时间来评估经济放缓 恒大新能源汽车计划3-10年实现50万-100万辆产能 朋友圈爆款預定!這幾家新開的餐廳在玩火! 女兒質詢老爸蘇貞昌:地表最幸運老爸 老公是高知工科男,奇葩的性格让婚姻走到了尽头 盐城爆炸现场被困者打电话求救3名被困者被发现 “警报”解除?电子烟在电商平台短暂屏蔽后再度出现 外交部第4位女发言人履新任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 特斯拉上海厂三季度完工宁德时代等电池厂商抢订单 诸多投资事业出现麻烦:细数王思聪这十年踩的“坑” 寒潮蓝色预警继续发布华北将伴有4~6级偏北风 干死联盟所有超巨不低头!火箭球迷爱死的旧将 直击|微信文章将不能点赞?“好看”变名为“在看” 销量|长安福特经历“黑色2月总销量不过万 美图2018年报:广告收入同比增101.9%转型初见… 菊地亚美减肥成功瘦十公斤SNS上谈私生活的变化 原油看涨押注升至10月来新高沙特给多头吃下定心丸 微信:设置套路贷“714高炮”短期投诉入口 英议会同意申请推迟脱欧外媒:“日不落”谢幕 身残志坚!健身界的这五位脑瘫患者很励志 吴敦义回应赖清德登记参选:料到了,没想到这么快 中金:长三角楼市齐回暖港股看好融创及中国海外等 留给王兴的时间不多了 字节跳动回应搭建直播大中台:在技术、运营上做统一 170斤胖女孩走红网络粗腿细腰很多人都喜欢她 移动用户近12亿去年我国人均拥有1.3张SIM卡 澳元将迎来喘息机会?澳洲联储降息压力减弱 魔术师不看猛龙去看NCAA!2.5%概率考察这4人? 法国要求银行业扩大资本缓冲以防止信贷热潮未来崩溃 安徽广电台长换人聂庆义获提名庄保斌不再担任 大摩:雅居乐给予减持评级目标价8..93元 50岁许晴素颜睡衣出街,边走边拍背影迷人 美国传销式邪教二号人物认罪,成员包括著名影星、王室后裔… 3·15曝光的易科芯被查处回应:将停止这一系列业务 麦格理:会德丰目标价升至81.82元重申跑赢大市评级 老艾侃股:妖股这次倒下大不同! 一成首付购车:\"先租后买\"藏风险多用户未通知被拖… 网文第一平台阅文“内忧外患”:付费下滑免费突袭 林良铭:希丁克告诉我上场要进球其实应当能进两个 《地久天长》王小帅调侃:哪是艺术片完全是动作片 球场恶汉!这人上演背扣之后,居然怒推队友 扒一扒|震动NBA的悲剧!光鲜背后他们也有苦楚 求伯君与雷军三十年:被打动打入的雷军忘了谈工资 特斯拉现处于需求地狱潜在的跌幅可达逾75% 专家:房价趋缓大格局不变房地产税不是要打压房价 满仓多铜?史上最大单笔铜看多期权买单出现了 是否出战2022北京冬奥会?羽生结弦用英文致歉 因二氧化碳排放量过高捷豹路虎在欧洲将召回数万辆汽车 瑞信:电能实业目标价下调至68元维持跑赢大市评级 创业邦发力产业创新与宁波保税区打造Fintech生态… 帕托告别中国球迷:旅程告一段落永远想念你们 长和去年盈利料稳升沈振盈:现金充裕或续并购 【到此一游】春天的第一天,迎來紐約中央公園的花季!!! 因部分债权人来不及到场辉山乳业重组表决突然延期 美军B-52H飞抵俄边境空域俄军出动苏-27伴飞监视 星巴克咖啡也有假的?北京、江苏超市卖山寨货官方开查 2022年在华销量目标下调8%?日产回应:新中期事业计… 特斯拉起诉一前员工窃取Autopilot源代码后加入小… 王丽坤过生日心情大好手捧一碟蛋糕自拍休闲居家 国管公积金要“认房又认贷”?客服人员:暂无变化 花滑世锦赛纪平梨花扎吉托娃争冠中国独苗参赛 2027年5G机器人出货量将超57万台是大噱头? 平台之争暗流涌动:谷歌游戏开发者大会即将开幕 东吴证券丁文韬:首谈A股两份个股看空研报 外媒:大规模电动化未来3-5年将威胁300万个工作岗位 美律师:埃航遇难者或人均获赔300万-400万美元 穆帅解构巴萨梦二队:如何对梅西犯规小罗是骗子 罗振宇总结得到大学开学典礼:只听到了“意外”二字 日本出口连降3个月但对中国出口增长5.5% 40岁大姐爱健身女性魅力四射男友还是小鲜肉! 沈卓盈婚后首现身公开最新婚照回应婚纱照质疑 巴帅:巴萨不是欧冠夺冠热门踢曼联要小心加小心 新西兰枪击案:枪手已解雇律师计划自辩 今天“地主”贾跃亭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美联储卡什卡利:不确定增长放缓是真实还是昙花一现 传中国拟斥资数十亿美元重夺全球超级计算机霸主地位 与男友年龄差距20岁惹争议贝金赛尔删照回应质疑 视频|继\"外婆家\"后西贝莜面村也被查:卫生细节堪… 浦东一网通办加速度:办事时长压缩87%邀企业找茬 百度入股汉得信息成其第三大股东 没正形的邓老大爷又去练拳击!这浓重的朋克风 销量|长安福特经历“黑色2月总销量不过万 周黑鸭指沽空机构Emerson持淡仓出报告可能获巨利 美的回应被央视3?15点名:对乱收费网点严厉处理 苹果回应AirPods致癌:可放心使用不负责传言准确… 北京去年地下水位回升1.94米已连续3年回升 摩根士丹利:对中国股市非常乐观有10-15%的上涨空… 冬奥支线地铁即将开建2021年年底前建成通车 新西兰枪击案1名嫌犯被捕警方:或还有其他嫌犯 嘉华国际18年纯利增3.6%至40.46亿港元末期息… 全聚德是怎么把一手好牌打烂的? 万洲国际急涨逾半成暂最佳蓝筹惟去年少赚4% 约老师准三双欧文空砍30分掘金横扫绿军4连胜 苹果正为视频服务签内容伙伴:有望引进HBO和Showt… 17+11+16疯砍三双,状元?锡安你别以为稳了 勇士赢了!没想到,他成了最尴尬的人! 国民党“立委”拟提案要求停止陈水扁保外就医 江苏爆炸化工厂多次违规涉事企业原法人曾获刑 “碎片化健身”就是骗人 2019诺卡拉17亚锦赛中国包揽前三目标东京奥运 乌兹别克今日抵达南宁京城球迷为了他专门而来 美国两城市将用5G网络然而用户体验不被外界看好 10亿赌局董明珠获胜:小米去年营收比格力少251亿元 喜马拉雅FM节目频现黑嘴荐股广告 共享单车押金应于申请当日退回运营企业不得挪用 苹果春季更新第3弹:新AirPods续航更长+无线充电… 踏青时间到和刘雯Jesscia一起去花海里伸懒腰 拉塞尔生涯新高砍44分篮网28分逆转掀翻国王 英议会将第三次表决脱欧协议官员:现在修改还不晚 日本陷入“贫穷循环”? 俄媒:美国找到对付俄中两国之法 云集被质疑泄露个人信息千名消费者惨遭电话诈骗 谈恋爱感到心累怎么办?5个心理小技巧可以帮到你 上汽大通主力车型月销尚难破千年目标20万辆咋实现? 球迷热议国奥大胜:老挝预定中国杯真没什么挑战性 凯投宏观:美联储仍然过于乐观下一步将是降息 欧洲火车头失速德国3月制造业PMI初值创79个月新低 环球时报:越南炒作西沙摩擦只会让自己难堪 联合国:向江苏响水化工厂爆炸受害者家人表示慰问 揭秘Facebook的一条特殊热线:允许员工为好友走后… 副部违纪为何不是中央纪委办案? 波兰请求美国建立永久军事基地双方已举行会谈 全欧洲瞩目的关键时刻她再度失声 韩星李顺载公开谈胜利风波告诫后辈应对自己负责 胜利方面回应性招待调查:女生们照片是网上找的 卡公赛成中日对决试探赛丁宁刘诗雯谁能阻挡伊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