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rfd.com_www.55rfd.com-【以丰富奖赏】

来源:花旗:金风科技上调至买入评级目标价大升至13.8元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3 05:19:11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那些一个人住的“空巢青年” 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标题分割#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一人户家庭占总户数比例达13.15%,而2005年该比例还只有10.73%。在这些独居人口中,“空巢青年”的占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  日本漫画作家高木直子曾经创作了一本可以说是独居者自画像式的作品——《一个人住第五年》,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的她有自由惬意,也有寂寞无奈,也有胆战心惊。  那么,独居青年,你自由吗?你孤独吗?  泛泛30岁  独居时间很久很久很久  “很多时候都处于争分夺秒的状态,真的没有时间和心情要去迁就他人,不管那个人是谁。”    泛泛的房间里摆着一个雕塑,是她的胸部。她说,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关爱身体保持健康。三个很久,是她用来描述一个人生活持续的时间。  “每天最自在的时刻就是一进屋,把脱下来的衣服随便一扔,再把自己扔在床上,完全不用顾及别人的感受。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如果屋里还有别人,我觉得可能不太舒适。”    孤独感随着忙碌而减弱,在北京暂居的时间里,她已经搬家6次,每一次都愈发得心应手。“现在有能力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段居住,我更偏爱市中心,在喧闹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随心地规划打扮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一个人搬家是项大工程,不过也从中学会了断舍离。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告别旧物,每一次搬家都让我认清什么是需要的,现在,搬家对我而言就是一场自我整理。”    “我觉得做饭分煮熟和美味,我本人不是很爱做饭,下厨一般都是为了招待朋友。”  锅里的排骨还没有褪去血色,这天刚好有朋友拜访,泛泛从网上买了一大堆食材。“现在叫外卖更多一些,一个人做饭的量总是不好把控,而且做饭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一切皆可烤箱,就像一切皆可天妇罗一样。”    手腕上的一行数字,是她出生地的经纬度。“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当萌发了纹身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深山里当老师,走出大山辗转在多个城市安家。凡事都要有第一次,我就勇于做小白鼠了。”    “如果有机会选择结束独居生活当然好了,但是同居生活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啊,我还是觉得享受当下比较重要,不用去刻意的安排什么。”  过去这一年,她从南向北辗转于三个城市安家,“下一步要去哪儿,谁知道呢。”  邓小玮32岁  独居时间接近2年  “其实人对谁最好呢?显然还是对自己最好。”    邓小玮刚毕业时工作不顺,感情生活也跟着崩溃,南下广州两年之后,再回到北京的他已年过三十,独自住在南五环外的公寓里快两年,除了周末和朋友一起踢踢球之外,远离不良嗜好,远离灯红酒绿,过着冷静又养生的生活。    邓小玮是一个克制的人,用自己的逻辑量化生活中的油盐、人事、情感,寻找着最优解。他觉得自己很难对未来作出承诺,爱情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一贯冷静的他语气到这里却温和了几分,“如果遇到心中所爱,也会对她好一辈子吧。”    “自律的生活习惯就像是一个数学方程,结构越完整,生活就越可控,越能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邓小玮说,“现在的生活状态,有70%以上都是刻意养成的习惯,不去KTV,不吃垃圾食品,强制睡觉,看书学习,手机上几乎没有娱乐软件。”    但有时也会感性,看一些诗,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感动。  “很想吃家里什么东西了,就会给妈妈打电话,一边聊一边在脑海里想像,也感觉特别开心。”    最近,邓小玮交了女朋友。他面对镜头兴奋地比划着女友送他的新衣服——“你看,我这个人就这么缺爱。”  李相心32岁  独居时间多年  “生活中缺乏另一半,其实意味着自己社会角色的缺失。”    “一个人虽然舒服,但始终无法长久地保持下去。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我也在尝试能否找个人坐下来聊一聊,但有的人完就完在交流上。”李相心说,“不在一条线上的沟通,就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个人住久了,会形成坚固的生活习惯,感觉自己变得矫情。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但早上起来看见手机里上千条待阅读的消息,也觉得头皮发麻。”  李相心在公关公司上班,平日里就是不断地与人交流,像给自己用语言编织里一个大网。有时候感觉受不了就会光着脚在家宅十来天,只与外卖员、快递小哥交流,或者背上背包一个人出去旅行。    旅行的时候,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枚当地的冰箱贴,当作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但宅在家里和离家一万公里,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有时也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但是很多朋友会觉得麻烦,大家更愿意在餐厅或者酒吧见面。现在唯一和世界产生共振的时候,就是吃自己喜欢的食物,会觉得充满了幸福感。”  面对自己生活中愈发浓烈的寡淡滋味,李相心直言不讳——“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感生活,是目前的刚需。”  月亭29岁  独居时间2年  “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我享受独处”    月亭的画室里遍布着盆栽、插花、绿植。她喜欢植物,喜欢它们带来的能量,如果叶子发黄,茎杆一旦萎靡,便会拿出去扔掉,换上新的,养得最久的是一棵两年多的“福树”,意外开花,高及屋顶。    精致的鸟笼终日面对着朝阳门SOHO,鸟儿很久前就已放生。画室主人在这片五十见方的空间画画,从早上直到深夜,社交断绝。“痛苦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已准备好随时迎接他们。”    当初把画室选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附近大片的胡同四合院,而是周围建筑充满未来感的异形曲线,这让她一切都具有可能性。“远处有规划,近处有事情做,但规划来规划去,也就只能规划人的一生。”    “最痛苦的是许多个晚上将要入睡前的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自我怀疑,对一天的经历全盘否定,看过的蔬菜花朵,读过的书,画画时的来回挣扎都成了无意义。”    “其实有时也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有地方做饭,慢慢地把饭吃了。一个人的话也不好玩吧,还是要一家人才会有实实在在的感觉。”  唐久27岁  独居时间将近1年  “自己在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不用立刻穿衣服。”    因为分手,唐久重新回到独居生活。感觉像是获得了一个假期,某一种节奏过久了,就会期待尝试另外一种。  “独自生活的惬意之处在于,不用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可以随时起床、吃饭,时间更加自由,可以随时工作,不用等谁下班,或者焦虑周末要去哪里玩、去看哪部电影。”  他喜欢陪着猫在窗户前观察楼下的一切动态。有时候他会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猫看得如此专注。    养猫真的能排解孤独感吗?  “养猫并不是因为孤单,如果想要用某种宠物代替另一半的话,猫应该不会是很好的选择。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像猫。猫可以自己与自己相处,和我一样。”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只有在家的时间,社交可以是在商场、咖啡厅或者酒吧,一个人住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相反一个人住更容易请朋友们来家里小聚,不用在意不熟悉的室友的眼光,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孤独是生活状态中的一种,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人际关系中去照顾他人的感受,人需要有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孤独的状态就是这么美好。”    “我觉得结束独居生活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找到真的和你心灵契合的人,如果只是找一个室友,大可不必,大学毕业以前已经体验过了集体生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集体,相反独居才是走进更发达社会的必经之路,对我个人而言,我也会去追求有另一半的感情,但追求不是强求。”  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难再接纳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也有人说  一个人生活久了,会更期待有一个人能走进自己的生活  如果有机会选择一种喜欢的生活方式,你更愿意抱团取暖,还是选享受孤独呢?  图文:李霈韵李骏  编辑:李玉素

编辑:www.55rfd.com_www.55rfd.com-【以丰富奖赏】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oatingf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半场-汪嵩机敏破僵局黄博文伤退苏宁1-0领先卓尔 黨內立委初選搶搭「韓流」韓國瑜發聲明:保持中立 健身训练要时刻注意这个“敏感部位” 遭鲍云质疑节目中作弊?戚薇发文回怼:拿出实锤 一汽轿车净利润下滑超40%,一汽夏利“卖资产”扭亏 补贴退坡广汽新能源两款车型仍实行“全额补贴” 金山软件:2018年度纯利减少88%至3.89亿元不… 香港金融集团:4月1日停牌以待发布2018年业绩 十年前乔布斯试图颠覆电视行业如今苹果终于出手了 齐祖:我从小就不是读书的料能成球星是因为… 美国默许售台湾60架F16?台媒:台海可能要风浪再起 西部第四大将至少再休一周火箭的第三稳了? 花旗:华润置地重申买入评级目标价39.34元 德银据称聘请摩根士丹利帮助与德商行进行合并谈判 叙利亚外交部:美对戈兰高地立场侵犯叙主权领土完整 向佐郭碧婷甜蜜游日本同框山本耀司获祝福 郝柏村送醫郝龍斌:左側無力溫差大不適 鴻海採購高雄農產再一波 首發一貨櫃鳳梨今抵深圳 专家解读:我国燃煤电厂烟气污染排放达国际最好水平 孙杨缘何变瘦且情绪不高?傅园慧体重增大是利弊? 映客“不务正业”的背后是直播行业大变局 全球油气大咖齐聚上海他们怎么看LNG2019? 保时捷将推CayenneTurboSE-Hybr… 传昆仑万维考虑出售旗下约会应用Grindr 英国反脱欧民众游行要求再次公投:最好协议是不脱欧 纽元受创后如何交易?投行:等待反弹至0.6850做空 京媒:贴身肉搏战国安不适应于大宝适应能力强 女儿手持机票照朱丹感慨:你终将去往属于你的远方 湖畔大学初心不变“校长第一课”5年都在讲同一件事 台股慘跌 顧立雄指還在理性範圍暫不介入 4月这些新规将施行第一条事关你我 电池已就绪宝马3系/X3插混版将国产 中远海运港口18年纯利3.25亿美元同比减少36.7… 丰田再次遭到黑客攻击涉多家子公司近310万用户数据 总局副局长:体育产业占GDP比例1%数字不是很高 许家印:恒大对新能源汽车的投入较大坚信一定会成功 米尔斯:马努关注每一个人,他建立起吃货分队 权威机构警告:下一场危机,新兴市场和欧洲将被重创 谢沛恩剧中女扮男装剪短发郭雪芙直呼被电到 詹妮弗洛佩慈与未婚夫看棒球对谈论婚姻感到震惊 新州娱乐大麻合法化投票势在必行但结果仍不明朗 启动D轮融资,承接链家外部股东,贝壳找房冲刺上市? 博鳌报告:2019年新兴11国经济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曝朴有天前女友吸毒却免于刑罚曾涉案与他人共犯 小龙女母女又起冲突!吴绮莉报警寻女仍因不满吴卓林老婆 桃田贤斗:大马赛渴望金牌用表现弥补偶像的缺席 马斯克暗示:特斯拉电动皮卡牵引能力将完败竞争对手 格力突然停牌筹划控股权变更,董明珠会接盘吗? 海通策略:A股能低波动横盘吗? Twitter考虑标记违反平台规定推文特朗普或受影响 虎扑App被下架原因未知 王思聪自曝斥重金买鸭网友担心王可可地位不再 火药味渐浓俄刚出兵委内瑞拉美国一连串反击来了 李保东:以开放包容为文化为经济发展对话提供平台 血腥宣傳手法將被恐怖份子利用 名宿称NBA应该设立年度复苏奖这个奖属于罗斯 中金:收益率曲线倒挂并非判断市场拐点的充分条件 在北上广深5000元能否实现租房自由? 土耳其今日再度股汇债三杀!对A股影响几何 中国滑雪人数升至全球第八拥有全球半数室内滑雪场 华为推合作款智能眼镜但更像是蓝牙耳机 “男儿当自强”配乐下孙杨晋级对年轻队员有话说 石油市场权利的游戏--衰落的OPEC崛起的页岩油 40岁大妈长腿翘臀D罩杯小鲜肉老公爱健身! 湖南3名女孩出血不止疑鼠药中毒均曾买过麻辣食品 陳明通禽獸說藍委轟失格應下台 YouTube否认不再接受新剧剧本并将推出免费观剧服… 李晓鹏谈支持民营及小微企业: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英首相梅为争取支持做最后努力威胁有\"慢脱欧\"风险 湖人2年合同签发展联盟妖卫!场均能贡献9+9 官员:特朗普渴望与脱欧后的英国达成贸易协议 詹姆斯缺阵麦基两双爵士轻取湖人锁定季后赛 吴秀波夜间出行,衣着寒酸,网友:一手烂牌打回解放前 中国金茂上日走高超过8%后现续扬逾6% 陳明通道歉韓國瑜:希望事情就過了 三部门:将在内地工作的港澳台职工纳劳模评选范围 在这一领域日本越来越依赖中国 日产特别委员会汇总最终报告建议分权废除董事长 两名副省长同日履新今年至少6省份迎新任副省长 海通荀玉根:牛市孕育期高波动难免防回撤侵蚀收益率 内马尔晒东契奇赠送签名球衣!这句话写的是啥 尿不湿虽小,选择学问多 均衡的代步小车试驾江铃集团新能源——易至EV3 恒大罚韦世豪:停赛1个月看反省情况决定是否开除 新西兰总理首次访华驻华大使提前强调外交独立性 婴儿少生病的秘密:吃 网传华为手机月销全球第一机构:谁冒充我发假数据 皇马成抬价工具?曝巴黎开4000万年薪强留姆巴佩 广发宏观张静静:为何全球紧盯美债收益率曲线? 大摩:重申猫眼娱乐增持评级维持目标价25港元 女人在什么时候最需要男人? 孙正义透露大规模筹资原因:曾因缺钱错失投资亚马逊 华为是否计划裁员?郭平:外界压力让内部动力更强大 14助攻盘活广东!难怪比大神都被他挤出大名单 “女汉子”Ella被曝算错老公年龄送捧花为其庆生 4万的萧邦、37万的爱彼《都挺好》珠宝腕表也超有戏 兖煤澳大利亚可销售证实储量及可能煤炭储量8.91亿吨 DBS:网龙重申买入评级目标价提升至35港元 ofo破产?运营主体拜克洛克首次现身全国破产信息网 中国(国际)体育场地检测认证?上海高峰论坛落幕 二手车电商\"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裁员、保证金难退 李若彤穿吊带裙改走性感风傲人上围让人鼻血喷张 苹果在高通针对其提出的第二起诉讼中躲过了进口禁令 王维嘉:神经网络的本质是在数据里面提取相关性 明日油价或再涨一波车主们请赶在本周五前加油 连续六赛季50胜!狂野西部只是给勇士陪跑的 开国少将杨中行和夫人骨灰落葬安徽魂归故里 三原因析日本女双为何连续输中国集团优势瓦解? 浦发银行去年营收1715.4亿元零售成第一大收入来源 彭剑锋:国企人才制度改革为什么要向华为海尔学习? iQOO手机销售政策调整:每天十点限量发售 世锦赛破纪录遗憾摘银羽生结弦说“我回来了” 想减肥却管不住嘴?试试训练大脑回路抑制食欲 是谁出售中金公司股权套现24亿?一批投资者正在退出 达内科技2018财年巨亏少儿编程业务拖累主业 韩国男足耍赖?少见!法尔考怒扔韩国队医箱子 中国海军一则视频网上火了这些画面引起极度舒适 花样年控股急跌近8%去年少赚36% 公务员工作年限满30年可退休他们这样说 上汽大众T-Cross预售开启将于4月11日上市 张镐濂晒旧照为张丹峰庆生还贴心帮老爸画上腹肌 大帝缺阵西蒙斯准三双76人屠狼坐稳东部第三 全新奔驰C级PHEV海外谍照曝光2020年发布 专家解读:我国燃煤电厂烟气污染排放达国际最好水平 对外开放加码升级多位部委高官今天透露重磅信息 谷歌成立外部顾问委员会防止AI违反道德准则 信息安全研究员:华硕内网密码在GitHub上泄露 广发郭磊:1-2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中枢下沉符合预期 张瑞敏谈3D打印:没有3D打印组织就没有3D打印经济 中信证券:4月下旬A股将出现今年第二轮上涨最佳买点 市委副书记调任国企董事长安徽官场新动作 好拼!网红活吞整只章鱼8条腿在嘴边挣扎爬上脸 索帅:瓜迪奥拉是我的榜样曾想走他的路但没成功 研究称财富多寡更多由基因决定而非努力或运气 辛苦拼经济却被陆委会主委骂“禽兽”韩国瑜怒了 德银:融创中国给予买入评级目标价41.71元 多个朋友多条路台媒:韩国瑜“经济之旅”开门红 简氏:俄将批准出口苏57中国两年内决定是否购买 动刀摩根大通土耳其的里拉保卫战 郑州银行去年纯利30.6亿人民币同比跌29%息0.1… 东阳光药业沙门氏菌罗生门:处罚难产企业提行政复议 教育部:全国92.7%的县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 大摩:国泰航空给予增持评级目标价15.6元 拳王徐灿获颁中国首条WBA世界金腰带 《五十度灰》男主三胎再得女妻子母亲节晒照感恩 鹿晗手机壳上创作新版自画像现场拍卖很会玩 葛优出席亲戚婚礼担任证婚人被赞随和接地气 售价一夜暴涨5万元补贴退坡后新能源汽车要凉了? 直击|单霁翔讲述故宫探索保护文物要让文物活起来 23岁牺牲消防员杨瑞伦家属:我们全家以他为傲 于清教:不太看好吉利戴姆勒合资smart 张雨绮面对私生活曝光很无奈直言孩子唯一软肋 南加油價連續21天上漲達去年11月來新高 拜仁锋霸展示世界级胸部做球乔纳森爆射直钻死角 谁的板蓝花?62件商标归属成谜正大旗下企业陷纠纷 舊金山灣區3/30-31活動|清明節,甜點節,Ub… 全球油气大咖齐聚上海他们怎么看LNG2019? 设计与工程的完美结合吉利星越设计解读 58岁张柏芝妈妈被曝开网约车,疑似为女儿补贴家用? 湖畔大学今日开学陶石泉石建辉等学长学姐到场分享 NipseyHussle遭遇枪击身亡众多好友发图文… 巴西没内马尔变二流?瞧这青春风暴美洲杯真有戏 前6投全中!他导演火箭27分大胜+34太恐怖了吧 谷歌地图扩大众包范围:拟允许用户标注公共活动信息 黎姿带女儿逛超市被偶遇生图获赞“颜值回春” 万科年净利338亿郁亮:活下去是对自己说的 口腔器械“荒地”掘金:“种一口牙等于买一辆宝马” 葛树文出任东风雷诺总裁中国区新近创立 54岁巩俐携新男友亮相:她用30多年读懂婚姻 趣头条获阿里巴巴1.71亿美元可转换贷款开盘涨近8% 皇马铁闸5亿违约金都留不住了!曼联尤文都想挖他 同样是蹲,它却比深蹲更受欢迎 颐海国际走高超过半成破顶去年多赚99% 华为苹果两大巨头正面刚?网友直呼国产手机太长脸 苹果发布iOS12.2正式版AppleNews+… 都是特朗普拖累的?专家预测美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 61岁赵本山近照曝光,录搞怪视频一开口网友就想笑 巴萨这1.6亿还能捞回本吗?曝他已考虑今夏离队 邓超还原女人逛街过程粉丝调侃知道太多容易被打 美国停止向土耳其交付F35战机里拉汇率应声再跌 曝锦户亮与船越英一郎聚会疑商谈退团后发展 映客2018年实现营收38.6亿元 澳大利亚拟立法让社交媒体为反恐承担责任 北斗航天汽车推三大系列产品五年内200亿元进军新能源… 武大回应赏樱冲突未提和服学生称看到有人穿着拍照 美國密执安湖冰景奇觀如童話仙境 江苏响水爆炸事故仍有276人住院治疗危重伤员3人 凤凰卫视出售一点科技料有22.93亿港元收益 深足踹对手小腹者道歉:下意识动作真不是故意的 印尼鹰航与波音接近解决737MAX飞机订单问题 多款App点分享至微信会跳深圳航空App?微信:被劫持 英国汽车产量连降9个月:若无协议脱欧将难以生存 2018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将人类燃煤史上推千余年 若英国议会支持软脱欧替代方案英镑料将上涨 这4种女人,不要伤害她,请一生一世疼爱她! 看着都疼!郑达伦舍命铲射追平大腿根怼中门柱 新恒大:进军新能源汽车大手笔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