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00sbg.com_www.00sbg.com-【资金安全】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07-16 06:25:36  【字号:      】

www.00sbg.com_www.00sbg.com-【资金安全】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怎样才能挺直腰板做人?一位台州父亲的“心酸”和“温暖”#标题分割#  父亲  一个写起来并不复杂的词  却包含着比天高、比地深的责任与爱  这是台州一位老父亲的“心酸”故事,却诠释了父亲这个名词!  从养猪到卖猪肉,年过八旬的应老汉撑起了一整个家。每个月一凑齐5000块,应老汉就会去银行柜台,将钱存到法院指定的执行账户。存完钱,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又轻了些……  应老汉卖猪肉的辛苦钱  为何存到了法院指定的执行账户?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儿子欠钱超26万无力偿还成了失信被执行人  “我的儿子性格比较内向,平时一声不吭,谁知竟欠下这么多钱。”说起他那恨铁不成钢的儿子,应老汉直摇头,眼角泛着泪光。  两笔债  应还:147000元及利息  早在几年前,应老汉的儿子小应开了一间包装公司,由于经营不善,拖欠某公司货款,被诉至台州市路桥区法院。经法院调解,小应需偿付原告货款147000元及利息,却一直未履行。  应还:146581.45元,仅支付了29500元  上一个买卖合同纠纷案还没结案,小应的另一个案子又来了。他开车通过路口时,不小心撞上了一辆电动自行车,导致车主受伤,车辆局部受损。经路桥法院判决,小应应当赔偿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146581.45元。但他仅支付了29500元,便无力偿还剩余部分。  无力还债,小应成了失信被执行人。当执行法官通知小应来法院还钱时,他却以没钱为由拒不履行,甚至还拒接了电话。眼看着案件进展不下去,执行法官赶往小应家了解情况。再穷也不能丢了信用儿子不还钱,我来!  从执行法官那里得知儿子欠钱的事,应老汉激动地握着法官的手说:“儿子不还,我来还,这钱一定要还!”  但这26万余元的债务,对于一个80多岁的老人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他表示自己并不富裕,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希望能宽限一段时间,先把交通事故的救命钱还上,再还剩下的钱。  “再穷也不能丢了信用。”应老汉不忍心儿子在失信的道路上越陷越深,主动扛起了还钱的重担。考虑到应老汉家里的实际困难执行法官尽力与申请执行人协商帮助老人减轻负担  向申请执行人说明情况后,他们都同意了应老汉提出的分期付款请求。老人东拼西凑,拿出所有积蓄,分别偿还了车主56999元,某公司20000元。  儿子受父亲感染一同省吃俭用  应老汉一家如约还完一笔债  还钱的日子里,应老汉比平时更加紧衣缩食。  “现在猪肉店生意不景气,每个月也就挣个5千块左右,赚来的钱基本都用来还债了。”为了节省些钱,应老汉夫妻俩人将生活的开销降到了最低,咸菜配饭就是一餐。  应老汉说,再苦再累也要把钱还上,欠款零头2块钱也要还上,一分都不能少。  每个月只要一凑齐5000元钱,我就第一时间转账到法院账户。虽然生活苦了些,但欠下的债款不断减少,我心里也是欣慰。  应老汉  应老汉的默默努力和坚持小应都看在了眼里,慢慢地,小应也改变了自己之前抗拒执行的态度,继续经营着自己的小厂,与应老汉一起还钱,一起过着省吃俭用的生活。  终于,余下的60082元凑齐了,应老汉一家如约履行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全部债务。  应老汉长舒一口气:“还完了钱,才能挺直腰板做人。”




(www.00sbg.com_www.00sbg.com-【资金安全】)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00sbg.com_www.00sbg.com-【资金安全】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一周只需工作四天?俄罗斯热议缩短工作时间 连续第12个月销量下滑中国车市持续低迷无任何缓解迹象 丘成桐谈学风:要让年轻人敢挑战权威 摘得4连阴机构:英镑更大抛售恐至 章子怡赶在醒宝睡觉前回家母女亲密合影画面温馨 加拿大联邦政府拨款00万应对老年痴呆症 马龙:无法每天与儿子视频他看比赛回放会加油 分析师:涨势才刚刚开始黄金“完美风暴”即将袭来 腾讯在泰国推出视频流媒体服务拓展东南亚市场 范冰冰微博带货转行做微商?网友:真被罚出血本了? BrandZ全球品牌百强榜发布:滴滴小米美团首次入选 午盘:等待联储政策决议美股小幅上扬 热身赛-陶强龙传射建功U20国青4-2再胜巴勒斯坦 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将与谷歌合作创办医疗创新实验室 唐莞离婚后首发文,对曹云金的这个称呼真的好陌生 坚持不懈!影迷自筹钱投广告求扎导版《正义联盟》 混血少年萨尼布朗百米跑9秒97刷新日本全国纪录 昨天父亲节,给那个默默守护你的男人打电话了吗? 吉利缤越轻混版车型上市售价12.98万元 直击|人人车全国首家严选店开业年内覆盖一二线城市 日乒赛张本/早田胜樊振东丁宁与许昕/朱雨玲争冠 有孩子的夫妻离异是一件很纠结的事 AKIRA与林志玲结婚后首公开现身被提问笑容满面 当你发呆时,大脑在做什么? 这个领导班子讨论对企业伸手要钱还获得一致通过 脸书数字货币获VISA、Uber等支持或在下周发白皮… 周末好去处和开仓优惠(2019.6.21-6.23) 湖人创造顶薪的路被堵死1条!现在最多剩2770万 中超最佳阵容:暴力鸟领恒大三将卓尔苏宁各两人 一场大胜结束女曲联赛中国备战奥运资格赛添信心 易宝支付等多家第三方支付遭投诉:审核不严风控缺失 台主持人:我们这一代要把台湾带回家 中金:新秀丽首予买入评级目标价20港元 哈啰的“野望” 骑士4次轮交易得30号签!天赋男场均仅9.5分 2019北京国际听力学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开幕 2019全球最佳航司出炉:海航等3家中国航司入选TOP… 丘钛科技跌逾3%5月摄像头模组销量按月跌近半成 惊呆了!温哥华19岁留学生被捅...起因竟然是为了租… 瑞银:友邦保险升至买入评级目标价上调至93港元 美国最大宠物电商Chewy成功上市早盘股价暴涨逾80… 日本公开赛国乒男子4人进正赛闫安赵子豪赢德比 《心动的信号2》上线宋茜杨超越分享心动感情观 “80后”女干部拟升副厅 浙江消保委约谈自如蛋壳等:暗访发现不止甲醛问题 金曲镀金组合表演茄子蛋将秀乐器Solo桥段 岳云鹏:害怕收吴彦祖的律师函为林志玲结婚开心 中国移动公布核心网5G大单华为中兴爱立信等中标 连续九季盈利超预期,Lululemon缘何节节攀升? 孩子被欺負,該教他「反擊」嗎?專家這樣說… 国君策略:盈利复苏证真望在Q3确认推荐两条主线配置 美媒:美对华贸易战或“压垮”加州经济 深扒30家饭圈App掘金内幕:月流水数百万集资存隐患 这次Kendall穿得可算“接地气儿”来种草她的波点… 俄防长透露俄军将装备新武器用上激光能量技术 霍金认为宇宙没有起点,但是有物理学家不同意 阿森纳被1猎物浇凉水英超猛将:恐留队再踢1年 中超分层这5队强势冲锋苏宁鲁能为争四头破血流 行星撞地球?今年9月有可能出现地外星体撞击事件! 李小加:对香港上市发行制自我纠错能力充满信心 发币前夕碰上监管逆风,Facebook能否化险为夷? YouTube五花八門谷歌人不放心小孩單獨看 捷达品牌的第一枪能否打的漂亮?试驾捷达VS5 宜宾警方:网传裸体视频非此次地震造成,发布者将被逮捕 风险变成现实德拉吉认为都是长期不确定性惹的祸 高盛:新兴市场需求推动黄金12个月内将升至1425美… 俄防长透露俄军将装备新武器用上激光能量技术 《筑梦情缘》剧本三度改稿力求真实行业精神受赞 中式台球国际公开赛暨国际大师赛第三站预通知 除了直申美国名校你就别无选择了吗?美国转升大学论坛为你… 海南出台“海六条”掘金电竞市场 体操亚锦赛将在乌兰巴托举行中国队名单揭晓 湖人追逐第三巨头新目标!1275万20+12的全明星 64岁林青霞主动亲吻帅哥,笑容满面亲吻牵手看呆网友! 夏安德担任拜腾首席客户官曾任凯迪拉克中国副总裁 曝湖人有意27岁昔日探花追浓眉不成的B计划? 青海首富资金告急:压缩项目投资巨龙铜业确被冻结 风雨飘摇!曝U18国青缺席潍坊杯球队需重新调整 6月15日百香果可預防過敏、增強免疫力 华人注意!加拿大公然“撕毁”2万份移民申请5万人遭殃… 人造卫星“污染”星空?天文学界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疑似梵高自杀所用手枪以逾16万欧元落槌超估价3倍 今晚德拉基将发表重要讲话市场期待欧央行降息线索 83岁福娃之父韩美林爱好追剧为看都挺好不愿出差 搜狐社交产品狐友正式上线张朝阳:社交需求真实存在 马斯克:特斯拉不久就会有续航超过640公里的电动汽车 本周主力资金净流出454亿食品饮料行业流入规模居前 免费!多伦多Eaton旁要放露天电影啦~海量经典大片,… 老年人「胖一點」才好!每餐最好蛋白質>醣類>… 北京高考阅卷6月22日结束语文已有多篇满分作文 BiuBiu!人类有多喜欢激光武器? 欠条挂闲鱼转让靠谱吗背后映射民间借贷催收难题 崔康熙:卡拉斯科行为让人无法理解破坏球队团结 创业集团料全年度亏损减少 北京首条自行车专用路开通2周:有抽烟违停等现象 入汛以来最大范围强降雨来袭前后两轮持续至12日 芯片初创公司Barefoot被英特尔收购:腾讯阿里曾投… 富智康集团现挫逾1%主动沽盘65% 甲狀腺腫瘤免開刀RFA9成有效 邮政局:前5月全国快递量达223亿件你贡献了多少? 亚锦赛中国女佩团体夺冠连续四届蝉联冠军宝座 Ella陈嘉桦丢千万办生日派对艾拉秀SHE有望合体 美银美林:合景泰富目标价降至8.2港元重申中性评级 综合实力全面提升赛道试驾全新换代雷凌 易到变“难到”:余额被清零司机工资无法提现 马航MH17客机被击落5年后最新调查结果将公布 里皮:郑智身体很好但不会出场所有主场不都在广州 盘前:美股期指走高道指期货上涨0.4% 分析师:除了降息美联储还有另一个选择应对经济放缓 郭少祝贺林书豪夺冠:穿你球衣你们队就夺冠了 曝前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被捕或因世界杯举办权 高考完带百余学生通宵打游戏班主任:还有更宏大的计划 蔡徐坤为宜宾地震捐款10万元将用于灾后重建工作 曝切尔西不急于搞定兰帕德先敲定萨里离队事宜 堆积的电子邮件会危害健康?英媒教你缓解工作压力 瑞银报告现“中国猪”称“文化不敏感”是道歉? 重磅股普遍向上友邦急升近4%升破50天线 沃尔玛VS亚马逊:谁将在美国零售业竞争中占得先机? 大和:龙源电力上调至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5.75港元 林心如晒自拍短发造型超减龄,素颜皮肤光滑却难掩憔悴 AKIRA与林志玲结婚后首公开现身被提问笑容满面 中金2019下半年A股策略:关注两条主线与五大主题 最高检原副检察长徐显明回山大任法学院名誉院长 ONE上海站中国五虎全胜斯坦普赢得美少女之战 安踏体育上扬4%破10天及20天线主动买盘七成 先减后增:魁北克省政府计划增加接收移民 高盛CEO夸赞AppleCard早期测试结果将于今… 墨西哥湾“死区”面积增大威胁海洋生物 开盘:非农数据不及预期美股小幅高开 特斯拉高层再生变动:Autopilot感知业务负责人离… 破《权游》纪录!《切尔诺贝利》点播率超50% 四川最强双胞胎考出675分680分高中仅上一年多课 1977年的整箱茅台酒最新拍卖成交价达七位数 为吸引顾客竟让服务员只穿内衣接客!现在温哥华的餐厅都这… 日媒:中国企业对东南亚投资激增 IHS:三星仍是屏幕供应的霸主屏幕指纹带动OLED增… 911惊魂重现!直升机撞进曼哈顿高楼屋顶飞行员死亡 乐视退市倒计时:董事长总经理轮番出走被催债32亿 墨西哥外:与美国尚未达成协议周五将继续关税谈判 2019知识产权领域明确六大任务将推进商标法等修订 宝马VisionMNEXT新概念车预告图曝光 阿扎尔通过皇马体检!1细节让皇马球迷暖心 618拼多多近七成农产品订单来自一二线城市 先声夺人!天海第1脚打门就得分本土连线孙可建功 戴姆勒因排放问题被命令召回60,000辆梅赛德斯汽车 專家預測人造器官2020年可應用最有望移植的器官是它 蔚来电动汽车又起火:两个月发生3次美股收跌近4% 全北主帅:佩雷拉是出色的教练奥斯卡有颗大心脏 苹果放弃在丹麦建立第二个数据中心 墨西哥成立委员会执行美墨协议加强管控非法移民 奥运乒乓球赛场围栏采用红色方便球员看清白球 国产青春片都是重口味?!除了打架飙车三角恋就没有别的了… 曝曼联引援预算只有1亿!索帅买人还得先卖人筹钱 西方媒体口中承接中国产业链的印度城市这下惨了 政务大厅职工戴口罩上班通知:甲醛达标不许戴 张若昀唐艺昕恋情长达8年甜蜜浪漫似偶像剧 与麻省理工和加州理工并称美国三大理工学院的学校竟然是它… 济南农商行陷举报风波:总资产2年缩50亿利润腰斩 最心塞戴帽!他要金靴有何用最大对手竟是自家后防 专家:年报被否是否需要重新编制? 高盛:新兴市场需求推动黄金12个月内将升至1425美… 中超最佳阵容:暴力鸟领恒大三将卓尔苏宁各两人 欧元区媒体称欧洲央行对降息持开放态度 东芝闪存芯片工厂本月曾短暂停电致生产暂停近一周 还敢吃夜宵吗!毁掉生物钟彻底改变细胞活动的节律 【SouthEnd】【2b2b/室內洗衣烘衣/帶AC… 中国铁塔斥资50亿元成立铁塔能源全资子公司 沈腾“车模”造型惊艳称靠颜值取代韩寒 被儿子问“为什么要听你的”侯佩岑高EQ反应获赞 经理实名举报“做假账”粮库“硕鼠”如此猖獗? 最大理财遗憾都是因为你没做这3件事 小米集团-W6月6日回购2186万股耗资19996万… 3只A股\"集体成仙\"还有这些\"1元股\"要小心… 命运的玩笑!成败就在1瞬今夜这2人注定难以入眠 李宗伟称退役前没和林丹说过十分感谢中国球迷 有钱就是壕?李嘉欣49岁生日庆3回,力证月领200万也… 《攀登者》亮相上影节两代“攀登者”同台传薪火 台湾鸿海集团9人经营委员会曝光早盘翻红小涨 周一多伦多欢庆大游行发生枪击4人受伤 香港地产股普遍反弹新世界上涨3%新地及信置上升1% 数据解读日乒成绩背后:新人涌现虚假繁荣为本质 曝保罗想要离开火箭!湖人是他心仪的下家之一 台主持人:我们这一代要把台湾带回家 华为与武汉大学战略合作涉人才培养和5G创新应用等 杜兰特离队已成定局?尼克斯对签下他信心惊人 曝杜兰特欧文在纽约会面!刚出院就讨论联手 快狗打车否认裁员50%:调整比例未超员工总数的3.5% 澳媒炒作中国军舰赴澳大利亚\"秘密使命\"运奶粉上舰 快递员下跪事件客户:将申请行政复议要求警方道歉 最全数据分析揭秘:美国经济的\"百年浩劫\"已近在眼前 德媒发出灵魂叩问:世界能承受几个川普? 丁晟曝演员“玩真的”贾乃亮能用狙击枪打弹壳 港媒:中国空间站向全球敞开大门成就惠及全人类 黑田东彦:日本央行弹药充足对副作用存有警惕 “格力PK奥克斯”:企业互相监督是合理竞争 东风风神新车曝光提供多项驾驶辅助功能 结伴探界者体验雪佛兰DC24小时SUV驾训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