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2rfd.com_www.22rfd.com-【APP下载】

社友网

2019-12-11 19:33:58

字体:标准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四川江油市青林口村,旧称青林场,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山村,承载着千年蜀道的遗存和记忆,保存有精致的古建筑群和活态传承的民俗文化,以其独特的魅力和价值,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青林口青林口地处江油、剑阁、梓潼三县之交,村落布局依山势,顺水流,体现了“天人合一”、“万法自然”的传统理念。青林口的由来,得益于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巴山余脉王爷山、人字山取纵横之势,形成险峻谷口;潼江之源马阁水纳高山流水,形成开阔河口;更有千年蜀道阴平道与金牛道在此相接,形成了明清时期著名的商贸口岸,素有“买不尽的青林口”之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交通的变迁,青林口的阴平古道和金牛古道掩没在葱翠的榛莽之中,潼江也裸露出乱石嶙峋的河床。只有古老的合益桥仍在诉说青林口昔日的繁华,清嘉庆戊辰年(1808年)《重修合益桥记》(《梓潼县志》卷五)载:“青林场,东通保剑,西达江彰,步骑车舆,往来不绝,通衢也。”合益桥是青林口当之无愧的文化地标,其名合益者,也有合通蜀道,利益乡梓的意思。合益桥为三孔石拱桥,长23.7米,宽6.5米,拱高7.8米。桥上有廊,木架构,歇山顶,上覆小青瓦。桥廊随桥面高低变化,又分正、次、边5开间,节次鳞比,井然有序。1935年4月,红9军、红30军经剑阁,沿金牛古道进入青林口,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合益桥上的红色标语历历在目。部队奉命西进后,在敌人的屠刀下,一位养伤的红军女战士,也是在合益桥上英勇就义。新中国成立以后,合益桥更名为红军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以及青少年革命教育的重要场所。合益桥(红军桥)合益桥上红军标语蜀道是古代巴蜀与中原地区之间,最有影响也最为繁忙的文化和经济线路。青林口虽然没有蜀道历史悠久,却深受蜀道文化的影响。青林口保存下来的宫庙会馆,多为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所建,明末战乱,位于甘陕入川蜀道要冲的青林口,一度毁于兵燹。清朝廷相继实施“招民返川”和“移民实川”政策,蜀道余晖中,移民扶老携幼,进入青林口,恢复生产,安居落业。青林口移民来自于湖北、陕西、广东、福建等七省,共修建了四座会馆,只有广东会馆保存下来,其中精致的戏楼堪称川北一绝。整个戏楼面阔19.7米,进深13.2米,占地面积225平方米。单檐悬山顶,两侧翼角高扬,檐后四柱抬梁,柱梁间撑弓雕刻精美。戏台上方有藻井,彩绘戏曲人物,左侧为天仙配,右侧为白蛇传。戏台地面青石铺就,两侧为乐楼,后有内室三间,置“出将”、“入相”二门。近看廊庑、勾栏,雕刻装饰皆纤细入微,远观巨柱、高堂,雄浑大气,帷幄间似有千军万马。广东会馆戏楼青林口流传着一种高抬戏,是台阁艺术与戏曲艺术的完美结合,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也诠释了蜀道文化的精髓。高抬戏,又称飘彩、台阁,起源于古老的社火崇拜。青林口高抬戏,一种说法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从广东带入四川的,移民先祖“搭高台,唱大戏”,既能融入当地生活,又能聊解思乡之苦。另一种说法是清初有位叫符璋的人,在江浙做官时,将这一传统技艺引入青林口,并加以改良,与文昌会的民间游艺融为一体。贯通西南、多元融合的高抬戏,受到当地人特别的欢迎与喜爱。青林口有同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习俗和信仰,在老街的西端两侧,依山而立的是明代的火神庙,临江高耸的是清代的文昌阁,火神庙和文昌阁之间以两个过街楼相连,形成了风格迥异却街院合一的整体。每年二月初一,青林口都要举行祭祀火神和文昌帝君的传统庙会,高抬戏必不可少。在特制高桌中心插入铁杆,铁杆上设脚架,由10-12岁小孩站在脚架上扮演角色,借助刀枪剑戟等道具以及变脸、喷火等辅助技艺,在行进中完成不无惊险且精彩迭出的川剧表演。在高抬戏演出队伍的前面,往往有锣鼓开道,还有火龙穿梭其间,舞起漫天烟火,其热闹场面,非一般的庙会可比拟。青林口高抬戏在平常的日子,青林口的生活倒也显得闲适与舒缓。蜀道沿青林口古街向前延伸,不仅影响着青林口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潜移默化了青林口人性格和气质。清代以来,这条不足1000米的小街,支撑起绸庄、酒坊、油坊、钱庄、当铺等诸多老字号店铺,仅药店就有十余家。当地盛产一味骨碎补的中药材,这是一种扁平长条状的蕨类植物,其味涩,有补肾强骨、活血止痛之功效。当地人又称它为“犟招瘟”,将其扎成草团,悬挂于屋檐之下,蔚然形成风俗,据说有祛病驱邪之功效。这种草的生命力极强,凭藉檐滴之水,萎缩草团之营养,往往能重发新枝,长得葱翠茂密,成为装饰和荫庇古街的一道亮丽风景。那么,为什么称它“犟招瘟”呢?老支书王国金老人说:“它就是一草根,不矫揉做作,不嫌贫爱富,即使离开了土地,也敢与天抗争。”这不正是青林口人顽强倔犟性格和存亡继绝精神的写照么?蜀道上的连天烽火,砥砺了他们的意志,2008年“5.12”地震,熔铸了他们的脊梁。无论天灾人祸,青林口人顽强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又向我们诠释了什么是乡愁。文昌阁及过街楼青林口古街蜀道悠悠,春色正浓,吸引无数游客前来休闲度假。尽兴之余,我们应该看到蜀道正在消失,像青林口这样传统村落越来越少了。蜀道、古驿、古村、古镇是一个联系的工程,应该走整体性保护之路,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责任编辑:www.22rfd.com_www.22rfd.com-【APP下载】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代号9988阿里登顶港股“市值之王”:已超4万亿港元 荷兰海牙商业街发生持刀捅人事件已致三人伤 旷视科技香港IPO推迟至2020年旷视科技:不予置评 美国感恩节假期近1.9亿人购物人均消费增长16% 11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录得51.8为2017年以来最高 2020年焦炭价格总体将趋于稳定 首次记录深海巨兽心率:蓝鲸心脏已达生理学极限 万隆证券咨询存误导性营销等违规情形被责令改正 阿里巴巴重返港股市值超腾讯成龙头 iPhone11卖的还是不够好?分析机构:价格还是高 南方基金:行业会议指明方向引领文化工作迈向新高度 冬季冰雪旅游热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热度增长超300% 香港财政司司长:本财年将现财政赤字15年来首次 李大霄:阿里巴巴上市港股更加稳定A股蠢蠢欲动 “稳就业”交出高分答卷国常会为何依然聚焦? 11月财新制造业PMI创2017年以来最高 黎晓亮个展“北京公寓”开幕用iPhone记录人间百态 理想汽车回应被列为被执行人:历史遗留问题与我无关 男子遭万伏电压击中电流从右手流入右腿流出 约旦河谷一个农场住所起火致13人死亡3人受伤 正荣金融:大市气氛有望维持向上可挑战27400点阻力 长三角一体化加速有多家银行在沪设立资金营运中心 为了减少碳排放宜家计划缩短顾客到店的路途 想求职中企的日本学生大增薪资水平高且成长空间大 美国陆军雄心勃勃扩军改革未来担当“踹门”角色 山西汾酒收问询:说明股东先取得土地再转让的考虑 嫌犯劳荣枝:从教书育人教师到劫杀七人女逃犯 丁邦文任伊犁州党委常委接替吴坚任州纪委书记 谷歌创始人退位! 洛阳大四女生失踪三天事发前曾去同事家喝过酒 联合国报告:2020年全球1.68亿人需要基本人道援助 谷歌发布12月安全更新补丁封堵安卓10关键漏洞 他因支援香港暴徒被控暴动罪申请撤销宵禁令被拒 机构:预计澳联储2020年下半年开始实施量化宽松 王文龙获金麒麟新锐分析师计算机行业第四(投资观点) 港航有救了?国开行牵头海航获8家银行40亿贷款 上海市委副书记赴任河南说话幽默风趣曾援藏三年 从百元股到10元以下信雅达就是这样被玩坏的 国家统计局:10月份工业利润同比下降2.9% 工信部:建立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 刘亦千:基金投顾具有3大优势标准化不是其发展方向 移动支付下半场硝烟再起:跨境支付成巨头布局新赛道 央视记者走进港理工大学目之所及让人不寒而栗 英国女子心脏停跳近7小时后复生一切无恙(图) 黑五网购破纪录但4800万美国人还在还去年黑五的债 前10月新能源车上险量超70万辆个人用户仅占一半 白宫宣布特朗普不出席弹劾听证会:担心不公正对待 温氏股份:11月销售肉猪收入35.55亿环比下滑7.88% 12月百世中通等快运企业集体涨价试图同时增量增收 中国船舶集团有限公司揭牌“南北船”合并重组落定 银保监会通报险资运用八大问题:有公司只有牌照意识 台媒:高以翔遗体返台关卡多天价运费或在地火化 跨省引进的“优秀干部”非法收受巨额财物(图) 雅各臣科研12月4日耗资105.56万港元回购78.2万股 上海推进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科创企业凭专利银行贷款 水泥股普遍受挫海螺水泥跌逾2%暂为表现最差国指股 王忠民:移动支付大幅度提高了支付端口的效率 国资委:转变监管理念从管企业到聚焦资本收益 中行召开党委会江苏省副省长王江将正式出任行长 伊拉克国民议会投票同意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辞职 广东举全省之力支持深圳产业互补成湾区“支点” 初中女生六楼欲轻生消防员飞步将其拦腰抱下 重温2019年惊心动魄的五场风暴地狱或天堂? 明年普京日历主打西装领带风不再突出硬汉形象 周豫获金麒麟新锐分析师医药生物第四名(投资观点) 逾8000公里世界最长!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将投产通气 野村:维珍妮目标价下调至6.5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石化行业“十四五”规划编制明年全面启动 杜威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汽车行业第五名(附投资观点) 2名在尼日利亚被绑架的中国公民已获救 微软加速抛弃Win7:但部分企业可免费获得1年安全更新 广州地铁施工区坍塌男子与父亲同被困女儿刚满月 *ST华业多名股东及实控人被公开谴责9个月亏光50亿 专家:让青少年远离烟草和电子烟是控烟的关键 周三美油收高4.2%布油上涨3.6% 快讯:证券板块早盘高开红塔证券涨逾3% 农业农村部:拟修订饲养场等五类场所动物防疫条件 众巢医学赴美上市医学培训平台概念能讲多久? 乔虹:明年全球经济增速会是低位徘徊 全球经济在弱势中期待政策显效 茅台大动作:3年600亿投入基建12个重点项目年底动工 外汇局公布7起行政处罚决定:拉卡拉被罚83.87万元 明年普京日历主打西装领带风不再突出硬汉形象 多次在公开场合颤抖不止后默克尔上台时突然摔倒 主动辞职不到10天的董事长被查曾获杰出人物称号 南京新挂出7宗地块总出让起始价56.37亿 财政部:加强地方预算执行和财政资金安全管理 金利华电:实控人赵坚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血的教训2019年十大醉驾肇事典型案例发布 滴滴拼车将加大低价策略今年拼车日订单打1折 逆周期调节显效11月制造业PMI超预期回升 农发行:梳理现有信贷产品推进业务分类管理工作 14地下调政府预算收入目标东北幅度最大 美国感恩节大餐需要多少钱?平均不到50美元 阿尔巴尼亚地震已致40人死超650人受伤 丹东港重整草案:按14.2%清偿率转股为何不用B方案 日本大阪强制公务员不加班网友:付不起加班费了? 四经普:文化产业规模效益双提升经营性单位占九成 南京证券股票质押违规遭交易所处罚60亿定增生变? RCEP即将签署商务部称中国已签17个自贸协定 汽车经销商有追捧正通汽车上涨5%永达汽车走高逾3%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一年引进50亿方天然气 建全国高质量发展样区长三角强化生态环境共保联治 纯碱期货今日首秀!首日交易全攻略都在这 或为无反让路?尼康入门级单反发布或推迟 红牛商标争夺案一审判决:红牛中国全部诉求均被驳回 上交所刘逖:将在证监会领导下推动科创板的改革 上海要牵住经济工作 四季度又有13地出台购房新政“抢人大战”升级 青桔单车涨价?此前起步价为1元结算扣费变为1.5元 RedmiK30系列即将登场:双模5G加持 华仪电气:控股股东存占用公司资金、违规担保等情形 2019十大流行语来了:区块链硬核我太难了等上榜 匈牙利冰协:将对辱华队员处分暂不接受张晶辞职 商务部:预计全年进口猪肉及其副产品将超过300万吨 常洁:2025年全球5G用户将达16亿中国会成最大市场 报告:2019年我国入境旅游收入将突破1300亿美元 忘绑一个救命绳结美攀岩高手从300米处坠亡 高中生用暖气管卷刘海网友:北方的暖气是真的热 格力电器:珠海高瓴将给予管理层等不超过4%公司股份 银保监会就长期医疗保险费率调整有关问题征求意见 宝龙地产:千亿债务压顶分拆商业板块上市 太原38名快递小哥获初级职称评中级职称需发论文 工信部:融合创新协同发展是新能源汽车发展根本保障 新能源客车销量下滑车企通过出口等方式求变 去年底大涨前一幕又出现了这次大底又被外资抄走了? 科学家发现“另类”矮星系挑战经典矮星形成理论 瑞晟智能IPO辅导:业绩高速增长高管密集变动 工信部:未开展RoHS认证产品将不能在电商销售 张洹:我是艺术的奴隶、名和利的奴隶 如果骆玉珠在拼多多上开店陈江河的鸡毛能飞上天吗? 本地生活服务这块大蛋糕美团和阿里如何分而食之? 国金李立峰:消费税改革的思路与时间表对A股的影响 水滴筹再次引关注互联网公益之路怎样才能走更远? 医保目录在列康弘药业万手买单封涨停机构上亿抢筹 印度首富跻身全球十大富豪为印最大私营企业董事长 法兴银行:美债收益率或将因衰退风险而跌至1.2% 冷试开始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全面进入设备调试阶段 数读|今年上半年募款总额超18亿你在网上捐过钱吗? 美股盘前:期指小幅上扬蔚来汽车涨超4% 遭港暴徒点火烧伤市民情况仍严重称想回家睡觉 法国欲启动伊核协议争端解决机制伊朗:不负责任 铁矿石期权要来了做市商摩拳擦掌 国家邮政局:全行业将开展3个月安全生产集中整治 针对建筑施工安全事故两部门:加强联合失信惩戒 阿里又上市了:敲钟不是马云也不是张勇而是这10个人 年末医药股为何低价甩卖?我手里的医药基金怎么办? 2020年部分专项债额度开始下达至省或明年初发行 101岁安徽金寨籍老红军副军职离休干部李清海逝世 结构性存款回归多元收益正轨三层结构产品走入市场 贪污300万买水晶的女财务科长:我这个人挺无知 企业服务有望迎来黄金十年未来发展有三大趋势 冰岛总理呼吁将民众福祉置于经济发展之上 苏丹一陶瓷厂爆炸起火致23人死亡上百人受伤 中国强大是靠美国的钱做到的?外交部:太可笑了 阿尔巴尼亚地震死亡人数升至46人含总理未来儿媳 消防车救火私家车挡路车主30分钟后挪车被拘5日 金科地产拟从合作项目调20.19亿富余资金涉碧桂园等 央行等四部门发文评级业迎统一监管规则 电子烟“网售禁令”满月网上仍在大量出货 央行修订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登记期限为最短1个月 青瓦台前绝食8天后韩总统热门人选突然不省人事 一大批巨型钢铁项目落地广西钢铁产能2年内有望翻倍 午间要闻公告:40多个城市发布夜间经济政策 马斯克:特斯拉皮卡预订量已达到25万 金融委划重点:为什么资本市场和中小银行这么受关注 林克庆同志不再担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委员职务 美媒:美国对华关税战令美制造业进入衰退 券商11月业绩出炉半数营收净利比去年还差 MSCI年内A股最大扩容生效北上资金单日净流入214亿 假日氛围下市场波澜不惊黑五华尔街将掀海外投资热? 李庚、霜凝(唐双宁)双人展将于12月8日对公众开放 施罗德投资:明年国内信用债投资机会更多 平安旗下又一独角兽上市金融壹账通保守定价 国台办:未来台湾运动员可在大陆“持证上岗” 焦点访谈:在互信中发展在开放中共赢 又“怼”起来了?两家券商分析师争议拼多多 联合国气候大会开幕将努力完成巴黎协定遗留问题 人才等政策不断下发海南政策引发房地产市场关注 努尔-白克力被判无期:贪婪腐化大搞家族式腐败 Spotify在播客上越做越好但其面临的竞争正不断加剧 水滴筹回应地推扫楼:地推团队全面暂停服务 张勇:新消费的爆发是今年双11创新纪录的重要动力 刘晨明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策略研究第五名(投资观点) 普京:望年底前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有效期 我国首艘3千吨级大型浮标作业船“向阳红22”交付 1滴血,2小时,验13种癌症 深交所投教:可转债自发行结束日起6个月可转股 快讯:三大股指震荡走弱沪指跌0.42%券商板块活跃 宁夏累计制发实体社保卡685.73万张 深圳市政协副主席王璞一行与比克电池调研座谈 中国女子在澳被杀舍友承认谋杀曾上网寻找抛尸点 午评:沪股通净流入8.61亿深股通净流入14.62亿 国都期货:玉米下方空间有限回调企稳布局多单 金利华电:实控人赵坚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迎接新零售老牌百货巨头王府井谋变 金力永磁:股东金风投控拟减持不超过3%